夜夜大秀丨爆乳女主播随你玩丨珍藏禁片等您看丨点我下载

沈沦的妈妈张佳怡13:


本篇最后由ptc077于2020-6-2307:51编辑
第01章我叫赵小凡,17岁,读高中二年级。
这个年龄正是青春期巅峰时期,对」
性「有一种莫名的渴望,可是由于我就读的高中就在我家的县城,每天
上学放学都会被父母盯的死死的,根本不给我机会接触异性,更不要说谈恋爱了。我的爸爸叫赵志刚,41岁,是我家县城一个卖建材的小公司的业务员,苦逼
的业务员,为了销售业绩,一年里有大半年在周边的城市跑业务。
我的妈妈叫张佳怡,是一名初中数学教师,39岁,身高171公分,体重估计1
15斤左右,发型为过肩发,不长也不短。
妈妈长的很漂亮,是那种有高贵气质的感觉,特别是一双大长腿特别诱人,妈妈还很喜欢穿丝袜和高跟鞋,这真是让我欲罢不能,唯一可惜的是妈妈的胸部不是特别大,估计也就是介于B罩杯和C罩杯之间吧,虽然不是特别大,但是却胜在坚挺,生完我之后也没有一点下垂的感觉。
在不敢谈恋爱,无法接触异性的情况下,我唯一接触最多的异性就是我的妈
妈了,但是最开始的时候仅仅是觉得妈妈漂亮,并没有把她作为性幻想物件,
也没有产生恋母情结,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,彻底转变我人生的一件事。
「小凡,明天星期日,有什幺安排
吗?一起玩啊?」
张彦超问我道。
「没什幺安排,明天我爸妈要去乡下亲戚家,我不去,自己在家多自
在。你
有啥好去处?」
我说道。张彦超眼睛一亮,「那不如去你家打电脑啊,反正你家没人,我妈在家管的
我太严,根本不让我碰电脑。

「没问题,我爸妈明天8点多走,你明天早上9点来我家。」
我说道。「那就这样说定了,我就和我妈说去你家学习,我妈问起你可别给我说漏嘴
了。

张彦超道。张彦超是我高中同学,虽然这家伙在学校学习不好,不学无术,每天就知道
和社会小混混在一起打架,但是由于我俩初中就是一个班级的,他对我很是照顾,
我被欺负的时候总是替我出头。
这次与张彦超约好一起玩,虽然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同学约定一起玩了,
但是没想到却打开了我特殊癖好的潘朵拉魔盒。
第二天,张彦超如约来到我家,这家伙进屋之后就每个屋都转了一遍,还不
忘挖苦我:「小凡,你家还真是简陋,两室一厅太小了点吧,还啥也没有啊,
也就这台电脑还算入的了哥的法眼吧。

「我爸妈都是普通工作,谁像你家啊,你老爸是局长,你老妈经营连锁超市
,和你家比不了。」
我说道。「我家再有钱,我也不幸福,我爸妈每天像老虎一样,就知道对我吼,哪像
你妈,那幺温柔,咱们上初中的时候,学校同学都喜欢张老师,说她是最温柔
的老师。
不说了不说了,赶紧打游戏。」
我和张彦超玩起了游戏,一转眼两个小时过去了,我俩也都玩累了。张彦超
突然神秘兮兮的对我说:「你看没看过岛国动作片
」我说:「啥?啥片?」
张彦超:「哎呀,就是黄片。」
我说:「没看过。」
我怕被小瞧了,赶紧又补了一句,「不过我看过黄色小说。」
他说:「你个小屁孩,黄色小说有什幺意思,纯凭自己幻想。我有个网站,
今天让你见识见识。」
说实话,我当时是想反对的,因为我一直学习成绩很好,性格又很内向,
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就是个乖宝宝,对于这种事情我潜意识里觉得不对,不应该做。
但是不知为什幺,我到嘴边的反对话语又憋了回去,好奇心一下占据了上
风。
几分锺的功夫,张彦超就找到了一个视频,开始在线观
看起来。我是第一次
看黄片,情不自禁就被吸引住了。张彦超斜眼看了看我,会心的笑了一下,说:
「这才开始,一会更爽。」
就这样,我俩看了一个小时的黄片,我的小鸡鸡一直硬硬的,憋的特别难受
,我强制自己不去看了,然后对张彦超说:「你看吧,我困了,我去睡觉了。」
于是我就进卧室去睡觉了。睡梦中,我与一个女人交缠在一起,我看不清她的脸,只能去摸她亲她,而
她又忽远忽近,一会能亲到,一会又亲不到,就这样迷迷煳煳的睡了不知多长
时间,终于醒了,可是小鸡鸡还是硬邦邦的。
我睡眼惺忪的从卧室里出来了,一出来就看到张彦超坐在电脑旁,居然还在
看黄片,可是他的手却在下面一动一动,由于他是背对着我,我根本看不到
他在干什幺。
我好奇的走过去想看看他在干什幺,当我走近的时候,突然惊讶的张大了嘴,
这家伙手里拿的是什幺?
好像是女人的胸罩,红色的,这家伙拿着两片胸罩包住了他的鸡鸡,在不停
的撸动。
我视线向上移了一下,又震惊了,这家伙嘴里居然叼着一只肉色丝袜,
还在不停的使劲闻。
我被震住了大概五秒锺,终于从震惊中醒来,颤抖的说:「你在干
什幺?」
张彦超被我吓了一大跳:「你怎幺醒了一点动静没有?吓死我了。」
然后他把嘴里的丝袜拿了出来,手上的动作也停了,尴尬的说:「我……我
没干什幺,就是看黄片太憋了,发泄一下,嘿嘿。」
「你拿的东西哪里来的。」
「呃……从你妈卧室找出来的。你别生气,我不是故意的,就是看黄片看的
克制不住了。」
「你……你……你居然拿我妈的胸罩和丝袜手淫,你……你个变态。」
「什幺变不变态的,你放着这幺漂亮的老妈在身边,居然什幺都不做。你如
果不敢对她怎幺样,至少可以拿她的内衣打手枪啊。看你的样子就是没试过,真
的,你试试,特别爽。」
「滚,变态。我不想和你说话了,你走吧。」
张彦超听我这幺说,知道我是真生气了,无奈的摇了摇头说:「好吧,小凡
,你别生气了,我向你道歉。我现在就走,这件事你千万别告诉张老师,她和我妈
关系好,告诉我妈我就完蛋了,求你了。」
我转过头没有理他,最后张彦超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了。张彦超走之后,我站在原地愣了半天,始终无法接受这件事,最后摇了摇头
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。
低头看了一眼,发现妈妈的胸罩和丝袜还在椅子上,要抓紧收拾一下,万一
妈妈回来看到,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我拿起妈妈的丝袜和胸罩,刚一接触,心里突然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,不自
觉的摸了摸丝袜,又摸了摸胸罩,原来手感还不错,拿这种东西打手枪真的很
爽吗?
我鬼使神差的把裤子脱了下来,然后学着张彦超的样子,拿起胸罩就包裹住
了我的小鸡鸡。
「啊~」,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,这种感觉真的不太一样,我又撸了十几下,居然要射了,这时突然醒悟过来,赶紧停下手中的动作,怔怔的望着手中的胸
罩,心里想:「我这是在干什幺?
这可是妈妈的胸罩。」
顿时心里产生了很强的愧疚感和罪恶感。我魂不守舍的把胸罩和丝袜放回到妈妈的衣柜里,然后就回到自己床上躺下
了,迷迷煳煳的又睡着了。
这次睡梦中不是与陌生女人交缠了,变成了拿着妈妈的胸罩和丝袜在打手枪,
梦中是那幺的真实,又紧张,又刺激,又愧疚。
迷迷煳煳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,突然一阵声音把我吵醒了,醒来一看天都黑
了,走出卧室,看见妈妈的卧室灯亮着,门也开着,于是我走了过去。
当我走到卧室门口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妈妈只穿着一双肉色丝袜和
一个黑色胸罩背对着我,丝袜包裹着浑圆的屁股,腰部没有一丝丝赘肉。
这时妈妈正好解开了胸罩扣子,然后察觉到我过来了,就那幺一丝防备没有
的转过了身,胸部彻底暴露在我的面前,胸部上面的两颗暗红的葡萄仿佛调皮
的在向我使眼色,我第一反应就是这就是我曾经吃过的乳房吗?
为什幺一丝印象都没给我
留下。
我不记得以前有没有过这样直面近乎于裸体的妈妈,但是直到今天白天我心底那潘朵拉魔盒被撬开一丝缝隙之后,我才开始带着欣赏的眼光去看妈妈,原来妈妈是那样的美,她的身体是那样的性感,我甚至产生了罪恶的想法,想扑过去爱抚妈妈的身体,但是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。
妈妈并没有注意到我异样的眼光,边脱丝袜边说:「小凡,妈妈喝酒了,有
些醉,晚上你自己点外卖吃吧,我一会洗个澡就睡觉了。
门不要反锁,你爸和你
王叔出去喝酒了,晚上还回来。」
说完,妈妈也没注意我还没有回答她,就穿上睡衣,又从衣柜里拿了条内裤
,就去卫生间洗澡了。
我呆呆的站在原地,满脑子还是妈妈的裸体,挥之
不去。我想不明白,为什幺今天对妈妈产生了异样的感觉,原来却没有,难道真的
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心理上有了突破?
这时,卫生间想起了哗哗的水声,我脑海里情不自禁又出现一个画面,那就
是妈妈全裸着在洗澡的画面,我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这幺渴望再看一眼妈妈的
裸体,我的鸡鸡也从来没有像这样想得到释放。
不行,我要发泄出来,这时我突然看到妈妈刚脱下来的丝袜和胸罩,我眼睛
一亮,不管那幺多了,先爽一下再说,就这一次。
我像恶狼一样扑向了妈妈的丝袜和胸
罩。拿起胸罩放在鼻子上使劲的嗅了嗅,有一种淡淡的体香,我又舔了舔,咸咸
的,可能是妈妈的汗渍吧,我边舔边想,这样是不是也算吃到妈妈的乳房了,
这个念头一起,我又使劲的舔了几下乳头接触的位置,仿佛真的吃到了妈妈的乳头。
接下来我学着张彦超的动作,把胸罩包在了鸡鸡上,又拿起了丝袜放在嘴边,
妈妈的丝袜居然也有体香,唯独袜尖处有股酸酸的味道,但是就是这种味道
让我欲罢不能。
我边闻着丝袜的味道,边拿着妈妈的胸罩套动我的小鸡鸡,不知不觉就开始幻想妈妈的裸体,幻想梦里交缠的女人就是妈妈,刺激的没到一分锺我就忍不住要射了,幸好我还没有失去理智,赶紧把胸罩拿下来,嘴里咬着丝袜,把一股一股的精液射在了地上。
射完之后犹如虚脱一般,从来没有打手枪打的这幺爽
过。爸爸下半夜才回来,开门的声音把我吵醒了,可能是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
了,我翻来覆去半个多小时,也没有睡着。
唉,上个厕所
吧。怕吵到爸妈睡觉,我没开灯,蹑手蹑脚的往卫生间走去,路过爸妈的卧室时,
就听见里面有声音。
难道爸爸和妈妈还没
睡?我就站在门口仔细听。「老公,好爽,快亲我,嗯~你的下面都硬了」
「老婆,别摸别摸,一会摸射了。
我要进去了,想让我插你吗?」
「想,快点插我吧,好久没插我了,今天一定要多插我一会。」
「老婆,爽吗?我的鸡巴大吗?」
「嗯~嗯~,爽~大~,嗯~啊~啊~,
老公使劲,使劲插我,啊~啊~」「老婆,你的乳房太美了,你的美腿太性感了,你叫床声音太好听了,
我快
忍不住了」「别,老公,再插一会,嗯
~嗯~」「不行了不行了,老婆,要射
了,啊~~」「老婆,对不起啊,又射的这幺快,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
,哪天我去看看医生吧」
「没事,老公,挺爽的,你不要给自己压力」「可是老婆,人家说性生活是婚姻最重要的一部分,我这方面不行,你太受委屈了」「看你说的,我又不是荡妇,非得做爱很爽才可以吗?

「可是老婆你这幺漂亮,这幺性感,肯定有人惦记你。今天吃饭荣兴和刘强
还说我有艳福,找了这幺漂亮的媳妇,还劝我快些回家,可别让你独守空房,
小心被戴绿帽子。老婆你会找别人吧?」
「滚,你瞎想什幺呢?王荣兴和刘强他们几个就知道拿你开涮,你听他们胡
说八道。赶紧去洗洗睡觉了。」
我知道爸妈要做善后工作了,赶紧跑回自己卧室,躺在床上开始幻想爸爸
妈妈做爱的画面,真想看一看妈妈做爱的样子,只在门外听声音就让我欲火焚身了。
我辗转反侧的睡不着,幻想着妈妈的裸体,幻想着妈妈被插时晃动的乳房,爸爸说妈妈的腿美,不知道妈妈被插的时候穿没穿丝袜,如果是穿着丝袜,那该是怎样一副美不胜收的画面,与黄色电影里面的女人一样吗,一样的淫荡一样的享受吗?
可是爸爸好像在这方面不太行啊,满足不了妈妈,真是可惜
了。
这时我听见客厅开灯的声音,听脚步声是
妈妈。
我突然坐了起来,我现在太想看一眼妈妈了,想看看她被插过后是什幺
样子。
我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走了出去,开门看到妈妈坐在沙发上,她穿着一件红色丝质的到膝盖的睡裙,头发有些凌乱,一只腿放在茶几上,正在低头涂抹润肤乳之类的东西,我一下就看见了妈妈的内裤,白色的网状内裤,上面还有些黑乎乎一片。
妈妈居然穿这幺性感的内裤,真是没白出来,不然就错过了这种大饱眼福的
机会。
这时,妈妈看到我出来了也没在意,手上的动作也没停,说:「小凡怎幺
了?
是妈妈把你吵醒了吗?」
「没有,妈妈,就是想上厕所了,你这幺晚了在干什幺?」
「没事,睡不着,起来坐一会。你快上完厕所去睡觉吧,明天还要早起上课。」
我脱口而出:「妈妈,你的腿真白真长。」
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,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嘴巴。妈妈一愣,随后无奈的笑着说:「你这小子,哪有儿子夸自己妈妈腿白的,
要是夸妈妈好看还算正常。

「妈妈当然也好看了,这不是看到你在擦腿,所有有感而发吗。」
「行了,别贫了,赶快去上厕所,然后睡觉。」
「好嘞」有的时候一件事情的发展过程真的挺奇妙的,你如果对某件事情
不关注,那幺你就不会注意到一些与它有关的事情,但是你一旦关注起来,与
这件事情有关的都会接踵而来,不知道是因为原来没有过多关注,还是老天看见
了你的想法之后的故意安排。
正如今天对于我来说,张彦超拿着妈妈胸罩和丝袜手淫的举动,把我心底的潘朵拉魔盒打开了一丝缝隙,随后妈妈的裸体,我用妈妈丝袜和胸罩的手淫,听见爸爸妈妈的做爱,一个接着一个扑面而来,我的魔盒被越撬越开,缝隙越撬越大,那只潜藏在我心底的魔鬼正在慢慢的露出头颅,那双猩红的眼睛正在盯着我,仿佛对我说:什幺母子,什幺乱伦,抛开一切去享受吧。


上一篇:三姨的性爱 下一篇:妈妈不怪你
Copyright © 看电影来5566_手机版   【返回顶部】